直通屏山|东南空间|福建|时评|大学城|台海|娱乐|体育|国内|国际|军事|图片|福州|厦门|莆田|泉州|漳州|龙岩|宁德|南平|三明
您所在的位置:东南网 > 龙岩频道 > 红色闽西 > 正文

闪光的记忆——连城温坊红军随营干部学校感怀

2020-07-07 10:53:05  来源:闽西新闻网  责任编辑:吴静   我来说两句

  图为连城新泉温坊村一景。图自网络

□ 丁仕达

初冬季节,我去拜会闽西连城新泉的一个小山村——温坊,它名不见经传,朴实无华地镶嵌在闽西大山深处。进山的公路约4米宽,却像一条细长的飘带,弯弯曲曲缠绕着向大山伸去。温坊村地处连城、上杭、长汀交界地带,历史上这三个县都管辖过,它远离县城,交通不便,战争年代仅有一条古道穿村而过,东接连城新泉20里,南通上杭南阳20里,西北靠长汀县涂坊近60里。正因为如此,却成了我党开通的中央苏区秘密交通线上的一个重要驿站。

一起去采风的有镇党委宣传委员、县委宣传部干部、村支书等。我们的越野车一路颠簸驶进村口,温坊村便袒露在我们的眼前。古老村落的客家民宅,错落有致地散建在海拔600余米的山中小盆地。村内梯田连片,分布在低矮平缓的山坡上,地势西高东低,四周山高林深,植被浓密。村里家家户户门前都有一块平地,建筑并不豪奢,却不失端庄。景色不算华艳,却也清丽,静谧的山村养育着一代又一代勤俭持家的客家人。

采风路上,我们的话题始终没有离开过那激情燃烧的岁月:战争年代,在艰苦卓绝的环境里,当地军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英勇奋战的事迹。一批战士在这里锻炼成长,一批战士在这里壮烈牺牲。缅怀先烈,心中敬仰之情油然而生。我敬畏大山,那高大挺拔的苍松,顶天立地,耸入云端,不屈不挠,任凭雪雨风霜的侵蚀,昂然挺立,郁郁葱葱;不惧电闪雷鸣的袭击,视死如归,本色不改。它扎根在这块厚实的土地上,阵阵松涛,不就是当年红军战士、革命先烈的吼声!穿过村庄那条清澈的小溪,那股满怀眷恋的清泉缓缓流淌,不急不慢穿过村庄。向来人诉说一个鲜为人知的动人故事——温坊红军随营干部学校昔日的辉煌。

“八一”南昌起义,我军刚刚创立,根基未稳,连年遭国民党反动军队围追堵截,敌强我弱,红军疲于战事,根本来不及培养政治、军事干部。在开辟赣南、闽西革命根据地后,形势有所好转,红色苏维埃犹如雨后春笋,扩建地方部队,组建了游击队、赤卫队,革命烈火如火如荼,著名的红四军第九次党代会1929年12月28日在古田召开。会议确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军队的根本原则,诸如党指挥枪,纠正党内错误思想;红军的组织建设,宣传教育工作,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,许多重要的建党建军思想,急需认真准确地贯彻,根据地人民踊跃参军,红军队伍很快扩大,也急需带兵的政治、军事干部,当时正值蒋桂战争爆发,“收拾金瓯一片”给中央红军带来了短暂的休整空间,是抓紧培训干部的黄金时段。1932年省苏维埃政府成立后,“随营军事干部学校”应运而生。距离古田会议会址不远的温坊村群众基础好。在罗化成、张赤男组织下建立苏维埃政府,全村25户116 人,家家户户参加革命,90%的青壮年参加红军,政治基础牢固。部队和游击队、赤卫队、少先队、儿童团,鱼水交融,村子地处偏僻,通往外地三个方向的道路山高岭峻,可谓易守难攻,即使遇到险情,也易退至深山密林隐蔽,它又是我党南方交通线的据点,温坊当仁不让地承担起创办红军军校的历史重任。

那是1932年3月的一天,天气晴朗、春风和煦,温坊这个小山村打破往日的平静,彩旗飘扬,锣鼓喧天,热闹非凡,一支300多人的红军队伍开进村子,在村民张德才家门前宽阔的平地上作十列纵队整齐排列,大门屋檐下高挂着“工农红军随营军事学校开学典礼”的一块红布会标。红四军首长到临,校长邓毅毅、政委温含珍登上台阶,作开学动员。300多人的学员编成三个连,一连住在张德才家,二连住张各如家,三连住张志万家。随营军校设备简陋、物资贫乏,门板刷漆权当黑板,柴烧木炭便是粉笔,石块砖头搭成桌椅,盘子装沙代替纸张。军校由身经多次战斗、有带兵经验的红军干部担任政治教员,黄埔军校毕业的学员担任军事教员,校长和政委亲自上课。军政教训结合,内容有队列操练、刺杀格斗、枪炮原理、操作要领、工事构筑、战场选择、游击战术、攻守策略、安全防范、战地救护等。学员们情绪高昂、劲头十足,课堂上聚精会神地听讲,在沙盘上相互切磋写写画画。无论办学条件简陋程度,学员刻苦认真学习的精神,都是中国乃至世界军史所空前绝后的。这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才能创造这样的奇迹。

我们站在当年随营军事学校遗址的张氏祠堂前,驻地低矮的房舍墙壁上,学员当年书写的标语漫画历历在目,军校一阵阵“滴滴答答”的军号声在耳边响起,学员们精神抖擞、整齐划一上课出操。整个山村沸腾起来,小村呈现一派兴旺景象。不由让我想到广州的“黄埔军校”,它是国共合作的产物,是孙中山先生在苏联的帮助下创办的,而温坊工农红军随营干部学校,则是中国共产党独自创立的“黄埔军校”,是贯彻“古田会议”精神,我党我军建设的一大典范。

军校学员迎来一批,又送走一批。军校办了六期,培养出许多优秀的红军指战员,开国中将刘忠就是其中之一。在他的回忆录《从闽西到京西》中,明确记载自己从闽西红军学校毕业后,任红十二军103团一连三排排长。温坊村土生土长的张梅江曾任红十二军第34师团政委,在湘江战役中壮烈牺牲,张各林曾任福建省政治保卫局局长,华红胜曾任赤卫营营长,他们都是从温坊小村走上革命道路的。军校许多学员紧跟毛泽东、朱德长征,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中浴血奋战,为民族解放征战南北。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,军校从1932年5月开始一直办到1934年8月结束。前后历时近三年,试想,要承担军校常驻学员360人,安顿每天吃喝住行,这对于温坊这个总人口不过百人的小山村来说,无疑困难重重,但他们坚定而顽强地走过来了。像大地滋养万物一样,温坊人民把困难留给自己,拼尽全力支持人民子弟兵,不仅把最好的房子腾给军校,还主动为红军放哨联络,做鞋洗衣,挑柴煮饭,上山采药,下山筹米,组织运输队、担架队等,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,全力投入军事化的生活,全力保障军校正常运转。

踏上这块热土,村支书给我们讲述了一段感人的往事:1933年3月21日,国民党第十九路军60师178旅6000余人,对闽西根据地大举进攻,工农红军独立第十师部队埋伏在温坊境内的大岭山,抄敌后路,与敌军激战两天三夜,军校当期学员参与了这次著名的“温坊大岭战斗”。红军发挥娴熟的山地游击战优势,将178旅击溃。战斗结束后,部队奉命立即转移,温坊人民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把牺牲的红军战士一一掩埋。1961年又在离村子不远的向阳山坡修建革命烈士墓,当地村民将收集到的红十九军和随营军校学员54具烈士遗骸合葬墓中,连城县人民政府拨款修建烈士纪念亭,并将旧址列为文物保护单位。

每年清明节和中元节,村里都组织祭扫活动。一到祭扫时间,村民汇集这里,像祭奠自己的亲人一样,祭奠英烈,缅怀追思,接受革命传统教育。

我站在烈士纪念亭放眼望去,成千上万棵青松昂然挺立,大风刮过,掀起阵阵林涛,它像湘江战役的血雨腥风,像抗日前线熊熊烈火,又像百万雄师过大江的豪壮,温坊红军随营干部学校这闪光的记忆,构成了一幅幅波澜壮阔的画卷,那一棵棵顶天立地的青松,不就是红军战士的化身吗?

(作者为中国作协会员,福建省文史馆馆员)

相关阅读:

打印 | 收藏 | 发给好友 【字号
今日热词
更多>>福建今日重点
更多>>国际国内热点
  • 新闻图片
  • 博客热图
更多>>娱 乐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三天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
内蒙古快3 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上海11选5走势 福建11选5走势 500万彩票网 500彩票网 幸运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网 北京pk10